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5467|回复: 24

[讨论赏析] 『“飞碟”是青春,“飞碟”也是记忆(上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 22: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飞碟”是青春,“飞碟”也是记忆(上集)』,献给2012年三十岁生日的“飞碟唱片”。 节目编辑:姚骅  播音、制作:陈丹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0 收起 理由
wjc2058 + 2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2 23: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吴楚楚和彭国华经营理念不合,所以我们歌迷多了一家可以喜欢的唱片公司。

小虎队、林志颖、王杰、刘德华、郭富城、郑智化、姜育恒、钟镇涛、林忆莲、费玉清、 叶欢、蔡琴、王韵婵、娃娃、蔡幸娟、张雨生、叶倩文、林子祥、温兆伦、伊能静、黄莺莺、潘越云、李碧华、王芷蕾、裘海正、 叶蕴仪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2 23: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矮油,是姚骅编辑的节目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 23: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玫瑰火红 发表于 2012-1-12 23:13
矮油,是姚骅编辑的节目啊


正在听呢,很不错的广播节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 23: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玫瑰火红 发表于 2012-1-12 23:11
因为吴楚楚和彭国华经营理念不合,所以我们歌迷多了一家可以喜欢的唱片公司。

小虎队、林志 ...


这和我们论坛的现状比较相似哦,和隔壁的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2 23: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飞碟唱片的这些歌手,这些歌曲,带给我们这代人太多太多美好的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2 23: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myrooroo 发表于 2012-1-12 23:16
这和我们论坛的现状比较相似哦,和隔壁的关系

感谢吴楚楚和彭国华经营理念不合,让我们的青春记忆更加丰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2 23: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作為一位聽眾, 以前當見到這家公司的出品, 已經覺得是有誠意的, 可以一聽.
反之, 現在購買唱片, 很容易中伏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3 13: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把下集还发在这个帖子里,很少能听到这样的广播节目了,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3 13: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把下集还发在这个帖子里,很少能听到这样的广播节目了,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3 13: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學習資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5 00: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玫瑰火红 发表于 2012-1-12 23:11
因为吴楚楚和彭国华经营理念不合,所以我们歌迷多了一家可以喜欢的唱片公司。

小虎队、林志 ...

红玫瑰比台湾人还熟悉台湾唱片史.....
连吴楚楚和彭国华理念不合都知道....哈哈~~

其实吴楚楚的经营头脑比较好
所以后起之秀的"飞碟"公司整个气势跟销售量远远胜过原来的"滚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5 00: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ggjm910 发表于 2012-1-15 00:11
红玫瑰比台湾人还熟悉台湾唱片史.....
连吴楚楚和彭国华理念不合都知道....哈哈~~

嘿嘿,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好的力量。

是的是的,这也是我想说的。
在内地,我这代人的年轻时代的音乐记忆大部分被飞碟歌手占领了,真的。
这不得不感谢吴楚楚那颗善于经营的头脑。
gg你是不知道啊,80年代的内地美发厅,满眼看去都是小虎队的招贴画,满耳都是王杰、张雨生等等等等歌手的歌声,那一段日子是人生中最充实的一段。
我大爱的叶欢、王芷蕾也是在飞碟。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aiyin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23: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xbbnm 于 2012-1-19 23:09 编辑

飞碟唱片三十年:是青春也是记忆  
空中客车 于 2012.01.07


2012年,飞碟唱片将迎来它三十岁的生日,无论我们是怀念飞碟唱片,还是怀念滚石唱片,这都无所谓。我们更多的是怀念自己的青春,以及在成长的道路上遇到的人、经过的事,而那些日子里恰好有这些美好的音乐陪伴在我们左右。

飞碟唱片标志





一、初识篇

1989年底,还在念初中的我,因为邻居大哥介绍的一盘卡带,迷迷糊糊地走进了这缤纷多彩的流行音乐的世界,并“沉溺”至今。邻居大哥介绍了一盘名叫《青苹果乐园》的卡带给我,演唱者叫“小虎队”,据说这是当时市面上最流行的专辑。他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回家要好好听。为了给大哥面子,我不好拒绝,只好拿了回去。

《青苹果乐园》的歌声就这样从我家里那台单卡录音机里传了出来,这三个少年的声音和歌曲的旋律,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初中生来说,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歌”。虽然我那时的英语水平还弄不清歌中那几句英文歌词的意思。卡带是要还的,所以老爸用空白磁带帮我复制了一盘。我至今都没有弄明白,这盘复制的卡带对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几乎每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后就会去听上很多遍。

几个月后,才在上海买到了这盘的引进版卡带,还有一张精美的彩色大歌词。那愉悦的心情绝非现在收集到一张“绝版唱片”可以比的。这也让我第一次真正注意到“飞碟唱片”的LOGO。

那时每天上下学,伙伴们总爱一边骑车,一边哼唱流行歌曲,记得有《天天想你》、《我的未来不是梦》、《就让世界多一颗心》、《青苹果乐园》……,其实现在回头去看,才知道那些大多是“飞碟”旗下的歌手。对于那时还是中学生的我们来说,“飞碟”的歌手和歌曲,更贴近我们那时的年龄和心境,这些歌曲充满着青春、励志、梦想、活力,曲调又朗朗上口,很容易被年轻人接受。

真正对“飞碟唱片”有概念,还是在一年多以后,那时班里有个叫李珂的同学,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潮人”。从他那里我总能知道一些我从来没听说过的歌手名字或歌曲。后来才知道,他经常用短波收听一个叫“中广流行网”的电台。

按照他的指点,我回家后也开始用短波搜索这个台,结果这一听就上了瘾:《午餐的约会》、《绮丽世界》、《小燕有约》……,这些来自“中广”的广播节目,一下为我打开了听台湾流行音乐的一扇窗,也成为我最初的“台湾流行乐知识”的积累。在那个台湾流行音乐的黄金年代中,优质的歌手和专辑层出不穷,就连那些广告也做得很吸引人。我渐渐地了解到:我有兴趣关注的那些歌手,例如小虎队、红孩儿、王杰、张雨生、东方快车……都是出自那家叫“飞碟唱片”的公司,我想我的“飞碟情结”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建立起来的吧。

高中时省吃俭用,手头稍微有了一些“飞碟唱片”发行的专辑卡带,便开始仔细看磁带的内页,“研究”每首歌的词曲作者,编曲者……,好像不把一盘磁带听烂,不把内页看得滚瓜烂熟,就决不罢休。

20年后的今天,当我拥有了很多台版的卡带时,才不由感叹:天哪!我当时研究的“环境”有多么恶劣!引进版磁带的歌词内页上的信息实在是少得可怜。不过,当时我还是摸索出一些门道,比如“只要是李子恒写的歌曲一定很好听”,“陈大力陈秀男写的歌都会流行”、“飞碟偏偶像滚石偏实力(这个观点现在听起来有些可笑)……,在那个资讯不太发达的年代,一个少年就整天在自己的小屋里研究着这些别人看起来有些无趣的事情。当时甚至觉得自己是全中国“对飞碟唱片最有研究”的歌迷。不过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中,身边对“飞碟”有兴趣的人要远大于“飞碟唱片”,你很难在周围找到和你志趣相投的人。

给“飞碟唱片”写信,应该是在1992、1993年左右,其实之前已经有了给“对岸敌台”写信的经历了。我曾在高一时给“中广”及“亚洲之声”写过信。并很幸运地收到过回信。当然,是以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谈话为代价的,并被警告“以后不要往台湾乱写信”。不过,我最终还是“冒险”给“飞碟唱片”去了信,收件人是“小虎队”。当时是多么期望:某天,班主任忽然把我叫去办公室训斥一顿,然后丢给我一封“飞碟唱片”的回信,并恶狠狠地说“再次警告你不要乱写信去台湾”……,我想要是这样的话,他的那张臭脸都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脸。不过最后的结果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近20年后的2011年,一个台湾的朋友听我说了这些有关“飞碟唱片”的事后,送给我一件礼物:一个当年“飞碟唱片”的专用信封。从信封上的字来看,应该是“飞碟唱片”用来回信给歌迷的。将近20年后,我终于“收到”了这个带有“飞碟”LOGO的信封,虽然已经没有了欣喜若狂的感觉,但却有一种“老友重逢”的温暖。

1993年中,“小燕有约”节目登陆上海,每晚9点在东方广播电台播出,在这档“飞碟唱片”和“上海音像”合作的节目中,有大量关于“飞碟唱片”的内容,这又成为我了解“飞碟唱片”的重要渠道。

当时自恃对“飞碟唱片”很了解的我,有了一个想给主持人张小燕写信的念头,希望她能在节目中采访到我最喜欢的“飞碟唱片”的音乐人李子恒老师。没过几天,信写好了,大致内容是:我是一个大陆的高中生,很喜欢台湾的流行乐,列举了一些台湾词曲创作人的名字,并强调我最喜欢的是李子恒老师,希望小燕姐能在节目中访问到李子恒老师。信是发出去了,但也没抱希望。记得是一个冬天的晚上,我照旧在听节目,忽然间听到小燕姐在念我的来信,我的心情一下激动起来,大脑有几秒钟的空白。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很幸福的几分钟时间。小燕姐念了我的去信全文,并答应我会在节目中采访到李子恒老师。果然没过多久,小燕姐就在节目中请来了李子恒老师,用了两期节目对李子恒老师做了采访,李子恒老师在节目中聊了许多有关音乐的话题。当时我还用卡带录下了两期节目的内容。只是几经辗转,那卡带已不知去向了。倘能留到今天,一定也是很珍贵的资料。后来也尝试去网上找过,一直未果。


张小燕女士

现在每每回想到这件事情,都觉得自己是很幸运和幸福的,这应该是自己和“飞碟唱片”及“李子恒老师”最接近的一刻。大概那时的小燕姐也没有想到,一个大陆的高中生会如此关注台湾的幕后音乐人;她一定也没有想到,那个当年给她写信的高中生至今都在关注着“飞碟唱片”,关注着台湾的流行音乐。可能她不曾了解,在那个娱乐不甚发达的年代里,诸如“小虎队”、“张雨生”、“王杰”、“东方快车”这些“飞碟唱片”旗下的歌手,给对岸千千万万像我一样的青少年,带去了多少快乐及美好的时光:为了买一盘心爱的卡带,要省上好久的零用钱或饭钱;为了等待喜欢歌手的新专辑,每天都会跑到磁带店去蹲点;为了能从电台中录到喜欢的歌曲,要“守株待兔”等上好几个星期;为了能收听到台湾的广播音乐节目,要不断变换收音机的位置,甚至把脑袋贴到收音机的喇叭上……

在有了网络以后,才发现自己当年了解的那些有关“飞碟唱片”及台湾流行乐的内容,真的只是皮毛;才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多和我一样的朋友,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里,在“各自的小屋里”做着这些“无聊的事”。

去年年底,在朋友的婚礼上,我又见到了当年借我《青苹果乐园》的邻居大哥。已经十多年未见的他,看上去已经被忙碌的生活磨平了很多。闲聊时,我问“大哥,你还听歌吗?”“听歌?哪里有时间,忙啊……”他微笑着回答。本想继续问他是否还记得那盘《青苹果乐园》的卡带?还想告诉他,那盘卡带对我的影响,想聊小虎队,聊飞碟唱片……。但后来还是没说,我想这已经不重要了。在那个年代中,许多人应该和我一样,在听音乐的道路上,都会遇到一位热心的“邻居大哥”:把他们领进门,让他们知道了小虎队,知道了罗大佑,知道了飞碟,知道了滚石……。


小虎队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aiyin + 10 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23: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xbbnm 于 2012-1-19 23:16 编辑


  二、相遇篇 2011年12月9日早晨,上海阳光灿烂。 飞机起飞,飞越那道浅浅的海峡。 等待这一天已经将近20年了,不过当从飞机上俯瞰台北市时,心情却还算平静。此时,台北大雨。 台北用一场瓢泼的冬雨来迎接海峡对岸的我们,不过却丝毫没有浇灭我的热情。来台北前,国父纪念馆、台北故宫……这些标志性的景点就根本没有进入我的旅行计划。此行的主要计划是去听陈志远先生的纪念音乐会。 因为流行音乐,对这块土地有了特别的感情和眷恋。特别是当年的那家叫做“飞碟唱片”的公司。小虎队、李子恒、王杰、张雨生、东方快车、苏芮……这一串的名字,使得“飞碟唱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我的青春岁月。 念书时,就一直想象着飞碟唱片的所在地“台北市南港路3段52号9楼”是一个什么样神奇的地方,可以制作出这么多我喜欢的歌手和专辑。后来认识的台湾的朋友多了,总和他们提起“南港路”。台北的朋友总会笑着说“那里很荒的,没啥可去……”。不过,这似乎也不能减少我去探寻的兴趣。 PART I 仁爱路 朋友安排我住在忠孝东路四段的酒店,午饭后,翻看地图,忽然发现“仁爱路”距离我的住处很近。之前整理资料的时候,知道了“飞碟唱片”最早的办公室就是在仁爱路4段266巷15弄6号,当年只有七位员工在40余坪的空间里办公,“飞碟唱片“是从这条小巷子走出来的。 当时外面还正下着大雨,我立即拉着表弟冲出门,两个男人就撑着仅有的一把伞,拿着地图开始了“飞碟寻根之旅”。 台北的街道让我们两个初来乍到才几小时的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三段、四段”这些道路的标识,让我们很晕。加之又下雨刮风,让我们找起来很不方便。在仁爱路上一个门牌号一个门牌号地查找。折腾了大概30分钟以后,大致确定了一家医院边的小巷子就是仁爱路4段266巷,跑过去一看,果然是!初战告捷让我们兴奋了一下,运气不错的是:“仁爱路4段266巷15弄6号”就在路口的一家超市的边上。 看着这栋很普通的居民楼及旧旧的门牌号,我想象着当年吴楚楚等人在这里摩拳擦掌,一个音乐王国即将呼之欲出…… PART II 李子恒 2011年12月10日晚上的陈志远纪念音乐会,是我此次台北之行的重点。吃完了永康街的美味牛肉面,我迫不及待地打车去台北国际会议中心。台北依然下雨,还塞车。我当时在出出租车上写了一条微博“不知道能否在今晚见到李子恒老师”,不过鬼使神差地竟然没有发出去。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非常喜欢李子恒老师的作品,他是我这十多年最想见到的人,没有之一。 到了现场,竟然见到了飞碟唱片的老板吴楚楚先生,当知道我们几个从大陆专程来看演唱会,还热情邀请我们去参加演唱会后的庆功宴。不过我还是很关注李子恒老师是否会来,据吴楚楚先生说,李子恒晚上应该会来。 见到了娃娃,见到了陈乐融,不过都没有特别的感觉。百无聊赖地走到门口,发觉一个同去的朋友正在和一个人聊天,虽然当时的灯光不好,但我还是一下认出那个人是李子恒老师,我的脑袋瞬间空白,如同做梦一般,赶紧走过去和李子恒老师打招呼,现实中的李子恒老师十分平易近人,一一满足了我们这些“粉丝”签名合影的要求。本想说很多感谢的话,只是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不过我在心里还是说了无数个“谢谢”。 李子恒老师和我们告别准备入场,看到李老师有些苍老的面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便对他说“李老师要保重身体”,李子恒老师微笑了一下,握手和我告别后,转身消失在人潮中……,我怔怔站在那里,想这就是我十多年来最想见到的人,就是是那个十多年来带给我无数感动和快乐的人。 李老师,保重……

PART III 南港路 12月11日,台北小雨。朋友一早就来接我,知道我对“南港路”心仪已久,决定亲自开车带我去看看这个“心中的圣地”。下雨天,朋友不敢开快,慢慢地行驶着。后座的表弟则已经累的睡着了,可怜的他这两天一直在陪我在“寻根之旅”。我则在脑海中一遍一遍想象这“南港路三段52号9楼”的模样。朋友边开车边给我打“预防针”:南港路那边挺荒的,真的没啥……。车上的GPS显示,车子右拐以后就是南港路三段了。我的心跳瞬间加速。 忽然意识到,我真的到了南港路三段了……52号在哪里呢?我心里其实已经有些着急了。“就在前面,别着急,很快就到”,朋友说。我在车里看着“南港路三段”的两边,真的是没有看接近9层的大楼,大部分建筑看起来比较破旧。忽然前方有一栋旧楼看起来应该有9层,那应该就是“飞碟唱片”的原址吧。果然,这栋楼就是“南港路三段52号”。 下车后,一阵小跑到了楼下。这栋楼好像已经被银行使用了,看不出任何“飞碟唱片”的印记。我想,在这栋楼里上班的人,大部分应该不会记得曾经有这么一家叫做“飞碟”的唱片公司在这里存在过吧?不会记得张雨生、王杰、小虎队……曾经在这里进进出出吧。 我和表弟拿出相机不断拍着,周围的人一定觉得疑惑,这两个奇怪的家伙对着这栋破楼在拍什么呢?要准备离开了,我忽然决定跑到街对面,这样可以更完整地看到这栋楼。 我站在街边,仰望着南港路52号9楼,想象着,怀念着…… 其实,无论我们是怀念飞碟唱片,还是怀念滚石唱片,这都无所谓。我们更多的是怀念自己的青春,以及在成长的道路上遇到的人、经过的事,而那些日子里恰好有这些美好的音乐陪伴在我们左右。 从1989年到2011年,“飞碟唱片”就这么横贯了我的青春岁月,我想,我和“飞碟唱片”的故事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一个开始…… 谨以此文献给我所钟爱的“飞碟唱片”公司,2012年将是他30岁的生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aiyin + 10 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